Anoy-lovely

还是想不出来题目。

太萌啦~

小美瓜:


「上」




陈秋实因为出道早,在底层摸爬滚打了一圈终于因为演了个穷逼剧组的男二号而火了起来,和普通剧本里的男二号并无差异,都是一心爱着女主角,最后挥泪祝幸的类型。


本来他的颜值是轮不上演男二号的,他就没长个高富帅的相貌,粉丝夸他帅,他还撇撇嘴说我自己长什么样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只是开头也说了,这是个穷逼剧组,穷的拍摄场地都快租不起,哪儿还请的起大明星,于是就找到了当时还不入流的小演员陈秋实。陈秋实当时正在家打游戏呢,他老长时间没个通告,接到助理的电话嘴一抖烟灰掉下来烫到了大腿,他痛的在床上嚎叫怒骂了几句,又开始嘿嘿傻笑。


他演技还行,到底是科班出身的,就算是上学时一直撩妹扯淡,耳濡目染还是比啥也不懂的小鲜肉了解一些基础知识。


他这人也没什么太大的追求,公司上层指着他气急败坏的说,你这红不起来还天天吊儿郎当,你还有没有点儿追求?


陈秋实心里寻思了一下,红不红这种东西,到底算什么呢,对他来说大概就是能赚多一点钱,能和很多大明星在一起聊个天喝个酒互相吹捧一下演技,看起来超级屌的样子。


可是说实话这就像是小学生说我长大以后想当国家总理科学家宇航员一样,你能不能当上又是另一回事。所以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呢?倒不如每天给粉丝唱个歌儿逗个乐儿,他懒的要死,根本不想管出不出名这件事儿。


演完男二号之后他多了不少女友粉,也多了不少亲妈粉,这是因为剧在播出之后有放出一小段花絮,陈秋实当时的戏份本来是要和女主角坦白心意的,台词是:「你要不要忘记他和我在一起?」


结果当时他妈给他来了个电话,唠叨了他一会儿,他一个心烦,嘴一瓢,就说成了:「你要不要忘记他和我妈在一起。」


说完之后整个剧组的人就开始爆笑,陈秋实更是笑的不行,他一笑起来就特别好看,眼睛眯起来黑黑的一条缝,厚嘟嘟的嘴唇咧开的形状也非常完美,露出雪白的小虎牙显得非常可爱。他笑得没完没了,到最后居然开始打嗝,女主本来有点生气的,看他打嗝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陈秋实又喝水又憋气搞了好半天才能继续回到戏中,只是意识这种东西非常可怕,每当他要说那句台词,就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失误,于是陷入了死循环,笑,然后打嗝。


时间长了以后剧组的人都有些烦了,导演也有点儿发脾气,陈秋实估计也是急了,他不想笑可是却控制不住,于是就先去讨好女主,甜甜的叫她姐姐,又去上导演面前卖萌打滚,这才将就着哄好了所有人。


这段花絮上传之后被疯转,很多人都说他可爱,陈秋实在家盯着手机浑身都有点发抖。日后想起来还是觉得这个世界真是非常不公平,明明他还没怎么努力呢,就火了。


这个剧刚开播,那边就来了新邀请,是一部抗战剧,他去演一个心狠手辣的国民党特务。陈秋实从上学开始就特别想演一个反派角色,这一个消息传来他差点儿没乐得从床上滚下去,连前几天前女友闹事儿传出的黑风都没法影响到他的心情了,狗带去吧!老子要飞黄腾达数钱到手软啦!谁跟你扯这些没用的!哈哈哈哈哈!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和他搭戏的人是个大傻蛋!!


这个人叫蔡照,演的是陈秋实的上司,全剧里没什么戏份,除了去大院儿里听姑娘唱戏顺便撩妹的那场之外,几乎所有的戏份都和陈秋实有关联。


这人估计也是刚出道不久,演技也水的不行,耽误了全剧的进度也不太会说话,形式性的道个歉以后就继续失误,陈秋实看他就跟看块儿木头似的。


这人扎着个辫子还老是戴墨镜,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导演塞钱了,居然拍戏的时候也一直戴着,加上蔡照个子特别高,低低望向陈秋实的时候让他特别不爽,又忍不住有点儿胆怵。陈秋实有次终于忍受不了导演一声一声cut,又不敢直接埋怨蔡照,于是就死皮赖脸的和蔡照说,你就不能把墨镜摘了嘛?


蔡照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居然向陈秋实勾了勾嘴角,凑近他耳边说:「不行,我这墨镜有魔力,我摘了就看不见了。」


谁跟你开玩笑了!!!


陈秋实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退,心里的嫌弃眼看着马上就要跃于脸上,于是赶紧借着尿遁跑到卫生间抽烟,对着镜子无声的骂了好一会儿蔡照,才装作若无其事的出来。蔡照估计闻见了他身上的烟味,竟然还皱了皱眉头,陈秋实要气死了,本来他还勉强能进入状态,这下子两个人一个是真不会演,一个是气的故意不好好演,导演把剧本一摔,也跑出去抽烟了。


「你怎么回事儿,刚入这行儿?」陈秋实用力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使用「倚老卖老」这一招稍微震慑一下蔡照。


可蔡照又好像完全不会读空气,径直走到他旁边坐下,用鼻子哼了个嗯字。


陈秋实翻了个白眼,选择闭嘴。


「你演得挺好的,刚才是怎么了?」蔡照反倒是回补了陈秋实一刀,陈秋实彻底坐不住了,从座位上弹起来就开始喊蔡照。


「还他妈不是因为你?不会演戏你来干嘛?以为跟这儿过家家呢?」


「我不想来啊.......」蔡照看着他一脸平静,「我经纪人硬接下来的,我也没办法。」


这句话算是彻底戳中了陈秋实的炸点,好啊,你牛逼,你最屌!还你经纪人硬给你接下来的!老子在家干坐了一个月都没个行程!有人给你饭吃你还嫌弃起来了?


「不想演就滚,谁留着你了,在这儿也是耽误事儿,趁早回家找点儿活儿干吧。」


陈秋实的脸冰冰冷的,他这人一生气反而不乐意多说话,属于那种给你半眼都嫌多的类型,此时此刻更是连呼吸都不想和蔡照分享同一片,起身就要走。陈秋实的助理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见陈秋实真生气了才反应过来跟着他屁股后面走,刚想数落蔡照两句,就见他掏出手机冲陈秋实拍了一张照片。


「哎!你拍什么呢?谁让你拍了?」助理三步两步跑过去想抢蔡照的手机。


陈秋实听见动静浑身一惊,心想着卧槽啊别拍啊,咋他妈刚红起来就出事儿?万一这蔡照把照片发出去,添油加醋的说一堆「当下热门男演员骄傲自满欺压后辈」之类的话题,这刚攒起来的人气不又要全飞了嘛?


陈秋实赶紧转身,把张牙舞爪和蔡照抢手机的助理拉开,气的颤抖着手指指着蔡照。


「你你你我告诉你,」陈秋实话都要说不清,「你别拿张照片就想着威胁我!现在赶紧给我删了,不然.......」


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秋实本来是想这么说的,大概是最近恶狠狠的台词说的太多,这种话稍不留神就要从嘴里溜出去,他觉得太装逼了,也没什么坚强的后盾,蔡照要是真把照片发出去了,自己叫不来八百万天兵天将毁了蔡照,那不是打脸啪啪啪的吗?


他即使的收住了嘴,却不知道要怎么威胁蔡照了,只是指着蔡照的鼻子,嘴唇努诺了几下,半个字都没蹦出来。


「.......」蔡照好像不喜欢别人指着自己,皱着眉头抓住陈秋实的手放下,突然表情就变了。


「你手好软啊。」蔡照居然露出了惊奇的表情,把玩起陈秋实的手来。


「你少来!」陈秋实把手甩开,又瞄了一眼蔡照的手,嗯.......长得还挺好看骨节分明的。不对!


「我告诉你.......」


「我没想乱说什么,」蔡照打断他,「我就是觉得,你刚才生气的样子挺好看的,就拍了。」


蔡照打开相册给陈秋实看。


照片里是陈秋实一张标准的生气的脸,没什么表情,眉头轻皱着,抓拍的角度也刚好是陈秋实钟爱的右脸,能看到卷翘的睫毛和上面撑着的内敛温柔的双眼皮,甚至眸子都闪烁着清澈水润的光。


平心而论若不考虑照片里人物气到跳脚的心情,陈秋实真的会非常满意的,他就喜欢别人给他拍的特高级,因为他不会自拍,一自拍就习惯性卖萌,不火的时候也没人找他拍上档次的东西。所以蔡照这张手机拍出来的照片确实是质量比较高的。


「你笑起来也挺好看的,我看过花絮。」蔡照悠悠的,「也说不出来你到底哪儿好看,好像就是挺好看的,很上镜。」


「大兄弟你是不是瞎啊?」陈秋实被蔡照一通乱吹,都快有点儿找不到北,好在他很快把握住重心站定继续讨厌蔡照。


他可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上相,他觉得自己拍一张自拍就跟个娘们儿似的,拍个百十来张只有一张能上传。


「真的,」蔡照也不知道在确定哪个问题,自顾自的继续,「我能给你拍一套照片吗?刚才拍戏的时候也一直看你,光想着给你拍片儿的事儿了,台词都忘了。」


「老早以前就盯上你了,就觉得你肯定特别出片儿。」


「.......」这人是不是精神不太好.......


陈秋实一个迷醉。








「中」




陈秋实没再搭理蔡照了。


他不喜欢蔡照,倒不再是因为他的工作态度如何,而是因为他之前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甚至连讨厌的表情都做得不自然,摸不清这人下一秒又会说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话,于是他就只能安安静静的拿出职业道德来演戏,不管对面蔡照出了什么失误,心里再烦躁面上也要表现的波澜不惊。


只是蔡照不知道又从什么渠道获得了他的电话号码,动不动就要给他发一条短信。


「你刚才拍的挺好的。」


「等你拍完今天的戏份,我能给你拍几张照片吗?」


陈秋实看着手机有些哭笑不得,不懂蔡照是如何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坐在他不远处给他发短信的。


不过这样也好,省去了做表情的力气。


陈秋实也没回短信,还故意把手机扔得挺响,蔡照抬头也不知道在没在看他,戴着墨镜也看不到他什么表情。


烦死了。


「你把我手机号给他的?」陈秋实正在减肥,看旁边吃零食的助理就有点儿不爽,语气也凶巴巴的。


「给谁啊?」助理跟了他几年了,一直把陈秋实当弟弟,好的时候恨不得往死里惯着,坏的时候嘴上又一点也不留情。


「谁傻逼给谁!吃你的吧!」陈秋实气鼓鼓的把手里剩下的美式一饮而尽,苦的吐舌头。


「......」助理瞅了两眼蔡照的方向,神秘兮兮的凑陈秋实耳边,「蔡照啊,他啊,人家是真有背景,想要什么要不着啊,我告诉你啊,别说是你的电话号,就是这圈子里随便一个你能挑出来的男神女神,他也是想联系就能联系的。」


「科科,他家是不是开114总台的啊?」陈秋实不以为然的样子有点儿欠揍,助理瞪了他一眼,又狠掐了他脸一下。


「长点儿心,圈子里水深着呢。」


「啊啊啊,」陈秋实不耐烦的揉揉脸,「您都磨叽多少遍了,我知道了啊知道了。」


陈秋实今天也差不多快结束了,导演又确认了几次镜头就冲陈秋实摆摆手示意他可以回去了,陈秋实冲导演微微欠身,就背着背包往出走。


「哎!小陈!」还没走出几步导演又叫住了他,「你过来!」


「诶导演怎么了?」陈秋实耐着性子一脸假笑的走了回去。


「一会儿是蔡照去大院儿听戏那场,你留下来看看。」导演盯着被化妆师围住的蔡照,慢悠悠的对陈秋实说。


即便陈秋实不愿说,却还是必须承认骨架宽大的蔡照穿起军装来是非常好看的,大概这种身材就是人们所说的衣架子,爆款也能穿出t台效果。


陈秋实越看越不乐意,语气都不好了,满不情愿的说:「我看他干嘛呀!」


导演扫了陈秋实两眼,道:


「平常都是你俩搭戏,让你看看蔡照自己能演得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没准他在你心里的印象能有个该改观。」


「......我对他印象挺好的呀。」陈秋实皮笑肉不笑。


「拉倒吧,」导演笑,「你当我眼睛喘气儿用的啊。」


陈秋实吃瘪,不再吱声了。


事实上蔡照不和他搭戏的时候确实要演得流畅很多,台词一句不差,翘着二郎腿跟着姑娘哼曲儿的样子也真像位爷似的,反正以陈秋实的角度来看,这不仅是好了许多,倒是演得太好了。


蔡照演的这位长官是个风流男人,一般时间都流连在花丛之中,勾搭姑娘更是家常便饭般的易事。陈秋实见他坐在椅子上的姿态虽是放松却也处处紧绷着,两根修长手指在红柳木椅的雕花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节拍,一曲终了,对面穿着旗袍的姑娘娇滴滴的问,长官,您看这曲子还合您心意吗?


蔡照稍微坐正了些,开口便是慵懒又低沉的调戏。


「哦?什么曲子,我刚才可一点儿没听进去,光瞧你的脸了。」


语毕他扯了个嘴角,那坏笑竟然一瞬间晃到了陈秋实,就像一朵烟花,嘭的一声炸在他心上,让他眼睛都有点儿花了。


「cut!」导演喊完,又回头看了眼呆愣着的陈秋实,「怎么样,不错吧。」


陈秋实反应过来时才觉得既郁卒又丢人,没忍住就慌张着切了两声。


「这种戏是个男人就会演吧,撩妹谁不会啊。」


「哟!小陈有经验?来给我们演一段儿?」导演哈哈笑得开心,又扭头喊蔡照,「哎!蔡照儿!你来当下女主,看看小陈怎么撩你,过来学着点儿!」


「诶导演你倒是给我找个女的啊,我对着他能带入嘛!」陈秋实觉得导演也是脑子不正常,涮着他玩儿似的。


「真正的好演员就是对着猪也能演出一段言情来!小陈你还是不行啊!」


「我不行我不行,」陈秋实连连摆手认输,「蔡照儿演得挺好,我就不露怯了。」


「我走了啊!导演!」陈秋实把背包往肩膀上提了提,只想着赶紧走。


「秋实?」


得了。这是蔡照的声音。


蔡照一开始连陈秋实名字的时候,陈秋实老大的不乐意了,你多大啊你就直呼我名字,后来了解了蔡照长他两岁,还是不得劲儿,觉得我跟你还没熟到直呼其名的程度吧。


尤其蔡照叫他名字还和别人叫他名字的感觉不一样,他声音低沉沙哑,冷不丁喊出秋实这两个字,陈秋实就觉得自己就像只猫被人拎着后脖颈提起来了似的,做了坏事一样的心慌。


陈秋实当什么都没听见似的继续走,却被蔡照赶过来抓住了,他的手掌整整好好包裹住他手腕的皮肤,让他觉得有点不舒服,发着热的那种不舒服。


蔡照还没等陈秋实挣脱就把他拽走了,陈秋实转头看了助理两眼,可助理又一脸「我在看戏谁要管你」的表情,陈秋实一个生气心里扣了她八百回奖金,嘴上还在反复问蔡照要干嘛。


蔡照把他拽到了卫生间里,不轻不重的甩上了门,他还穿着军装,一举一动都带着点儿威严,陈秋实的心也随着咣当的关门声开始紧张起来。


「又要干嘛,有话快说!」


「干嘛不回我短信。」蔡照问。


「我没有短信包,浪费钱,谁跟你面对面发短信,玩儿浪漫啊。」陈秋实点了一根烟,蔡照稍微往后退了点儿。


「你到底要不要让我拍你?」


也不知道蔡照为什么要这么坚持拍他,他有什么好拍的!


「不要!我有镜头恐惧症拍不了!别烦我了行吗大哥?!」


陈秋实发火了,蔡照在他面前愣了愣,随后深呼吸了一下。


陈秋实一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别是惹生气了想打人了吧。


「哦?镜头恐惧症?」蔡照坏笑,上前扶住陈秋实的肩膀,离他近了许多,陈秋实整个感官都被蔡照身上的香水味包围,他的声音仿佛从地心发出来一般。


「没事儿,只有我们两个,没什么好恐惧的。」



「咳咳咳!」陈秋实一口烟没吐出去差点儿没呛死,他剧烈的咳嗽着,脸红了耳朵也红了,他瞪向蔡照眼里全是七分羞怯三分愤怒,声音也比平时尖细了许多。


「你他妈神经病啊!变态吧你!」


蔡照歪歪脑袋依旧勾着嘴角看他,缓缓的,


「原来你喜欢这样啊。」


「喜欢你爸爸啊!别把你撩妹的嘴脸用到我身上好吗?!」


蔡照却自顾自的上来揉他的头发,带着笑音说了声,乖。


???????


陈秋实万脸懵逼,猛然觉得蔡照真是适合当演员啊,这怎么自己演得一来一来的?


「乖啊,我肯定给你拍的特别好看,你就跟我走一趟儿吧,啊?大明星?小帅哥儿?」蔡照居然又自来熟的捏了捏陈秋实的脸,嘴里又抹了蜜似的讨好着。


「拍完了你就不来烦我了?」陈秋实甩甩头挣开他的手。


「烦啊,」蔡照大言不惭,「万一照的太好了,我肯定还想照。」


「你看不出来我讨厌你吗?」陈秋实翻了个白眼。


「看得出来啊,」蔡照说,「你讨厌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



......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下」




「行行行,我答应你,今天累死了,咱们改天约,行了吧?」



自陈秋实答应蔡照拍片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天,陈秋实也是今天一个借口明天一个理由,直到拖得不能再拖了才蔫哒哒的开车去了蔡照家,楼下车停的乱,陈秋实来回倒了好几次车才终于稳当停在了夹缝里,开门都要特别小心。


其实这事儿早点答应就能早点结束的,只是陈秋实这几天总是做噩梦,梦见蔡照一脸坏笑的看着他,说,我喜欢你就行。


每每梦见他都会惊醒,十月的天能出一后背的冷汗。


要是别人跟他说这话,陈秋实也不会那么放在心上,和他告白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以他这种身份也早就习惯了。只是那天看蔡照演戏,一不小心就给冲到了,半天没缓过神儿来,再加上蔡照这么个意味不明的表白,更是让他心烦意乱。


就像班级里那个一点也不起眼的男生有一天理了发穿了新衣,突然之间就帅了人个措手不及。


当然蔡照的话,一直都是帅的。


蔡照家住三楼,陈秋实懒得爬楼梯,在楼下打了几个电话蔡照也没接,他出门时戴着墨镜帽子捂着口罩把自己包装的严严实实,现在见这小区里也没什么人,索性摘了口罩骂了声娘,认命的往楼上走。


蔡照开门的速度也慢悠悠的,陈秋实的耐心都快要消耗没了,一进门就没给蔡照好脸色,开口也酸溜溜的。


「您多大牌儿啊,还得模特亲自上来找您,厉害呀。」


蔡照只是笑,没搭腔。


陈秋实烦死了他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没劲透了。


蔡照让他先去客厅坐,过了不一会儿就给他端上来一盘西瓜。


陈秋实看见西瓜就有点儿坐不住,这几天行程多,助理让他晚上别偷摸起来吃西瓜,第二天脸肿的跟包子似的,陈秋实对外貌还真的挺在乎,一害怕就忍着没吃,这几天过去早就馋的不行,感觉离得老远都闻得到西瓜的香甜。


不过他在沙发上蹭了蹭,坐直了些,并没有伸手去拿。


「吃啊,」蔡照揉了他头发一把,陈秋实烦躁的躲开,「你不是乐意吃吗,你不吃我没法儿拍,吃吧。」


「你怎么知道......算了。」陈秋实想问,可是又懒得再和蔡照交谈,见他这么说也不再矫情,伸手拿了块儿瓜就呼哧呼哧的吃了起来。


陈秋实吃得快,蔡照拍的也快,快门声音一下接着一下,陈秋实心想拍这么快是想做动画书吗,估计能用的照片没有几张,黑照倒是要一堆。


他把瓜吃的差不多了,揉了揉肚子开始打量蔡照的家。


直觉告诉她这不是蔡照居住的房子,更像是摄影棚,房间里全部是各种工具和摆件儿,家具少之又少。


陈秋实环顾完了就觉得无聊,掏出手机想刷微博,又想起自己正在拍摄过程当中,于是抬头看了蔡照一眼,蔡照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


拍吧拍吧,拍完就放过我吧,陈秋实想。


陈秋实点开私信看了几个告白,又随手点赞了几个产出,打开关注列表一看,才发现自己一直特别喜欢的一线男演员与他互粉了,陈秋实激动的站了起来想尖叫,可是膝盖又不小心撞到茶几,痛的他到嘴的尖叫变成了难受的哼哼,可是他的嘴角又忍不住的上扬,躺在沙发上捧着膝盖,发出的声音又像哭又像笑,傻呼呼的。


「怎么了这是。」蔡照放下相机走过来看他。


「别过来,让我一个人享受这种喜悦。」陈秋实的脸还痛的皱皱着,声音却是雀跃欢欣的。


「磕哪儿了?」蔡照上来想扒开陈秋实捂住膝盖的手。


「别动别动疼疼疼!」陈秋实挣扎。


「你别动,」蔡照按住他的肩膀,「我给你揉揉。」


「揉什么啊!你可别动我啊!」陈秋实吓坏了,死命的往沙发被上靠,一个大男人给他揉膝盖,画面也太美了吧。


蔡照直接无视他的话,仗着体型优势轻松扳开了陈秋实的手,将大手附着在陈秋实的膝盖上带着力度的揉着。


陈秋实本来还乱蹬着的另一条腿也被蔡照禁锢,于是他只能拿抱枕盖住自己的脸,憋了半天,委屈的说,你到底要干嘛呀。


蔡照的动作停了下来,陈秋实蹭的头发也乱了,从抱枕后面探出一双的眼睛看着蔡照。他的眼睛一直是水汪汪的,典型的用来撒娇的眼睛,现在眼眶红着,也不是因为他要哭了,而是因为害羞。他浑身上下的皮肤都非常敏感,属于一碰就要红起来的类型,蔡照这种令人舒适的揉捏实在太过分了,明明衣冠整整,蔡照的触碰对他来说却又色兮兮的。


「我要回去了。」陈秋实坐起来,腿还麻麻的,可是他一秒都不想多休息,只想赶紧回家。


「不看看照片儿?」蔡照又揉了揉他的头发,陈秋实这次没躲,大概是因为刚才的触碰已经超越了他身体承受的极限,像摸头这样的动作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不想看。」陈秋实低着头,闷闷的。


「看看吧。」蔡照把自己的手机推到陈秋实面前。


陈秋实扫了一眼,相册的名字是「秋实の故事」


他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心想这名字起的还挺文艺,点开相册的一瞬间就傻了。


这相册里的照片足足有一千来张,最近的一张照片是陈秋实站在蔡照家楼下,带着帽子看起来傻傻的,再继续往下翻更是让陈秋实心惊,夏天时的陈秋实,一年前三年前的陈秋实,甚至陈秋实都不记得自己有去过那些地方了,照片上却清清楚楚的记录着。


陈秋实颤抖着抬头看蔡照,觉得这个男人有点恐怖。


「你......你偷拍我?」陈秋实情绪激动了起来,「你他妈是变态吗?」


「可能吧。」蔡照伸手摸了一下陈秋实凸起的喉结。


陈秋实将他的手打开,哆哆嗦嗦的点亮屏幕,却发现手机已经锁住了。


「你他妈快点删掉!变态!不然我要去告你!」


「你要告我也得走出这个门儿啊。」蔡照按住陈秋实的肩膀,底底的说。


「.......你要干什么。」陈秋实怕了,想挣扎,可蔡照的手又按的很用力,他的骨缝都被捏的有点痛。


「让我亲一口我就删掉。」蔡照面无表情的说着让陈秋实目瞪口呆的话,「你也太狠心了,你忍心让我删掉吗?我可跟着你拍了整整三年啊。」


「你......你......你别闹......你不想当明星了吗?」陈秋实还想着逃,「你这属于偷拍!我有什么不忍心的!」


「我做明星也是因为你啊,这样才能离你更近一点,可以光明正大的拍你啊。」蔡照板着陈秋实的脑袋,「可是我光是看着你就移不开眼睛,满脑子想着你,根本记不住台词,还要被导演骂,你说这不都是你的错吗?」


蔡照越离越近,嘴里的气息就在陈秋实的嘴唇周围打转,陈秋实拼命的往后缩着,他还想开口对蔡照说些什么,就被蔡照一下子吻住了。


这是一个绵长湿漉漉又不浪漫的吻,陈秋实不肯配合,呜呜叫着,可蔡照的舌头又很会趁虚而入,陈秋实的大脑在他舌头伸进来的一瞬间就变得空白了,蔡照搂他搂得非常紧,陈秋实又是一个非常依赖拥抱的人,这种令人窒息的紧度意外的让他觉得十分安全,蔡照的吻技也不错,只是陈秋实并不敢用力去感受,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要跌进蔡照的漩涡。


他觉得特别委屈,明明被偷拍的人是他,明明蔡照这么过分这么不讲道理,为什么受欺负的却还是他呢。 蔡照简直神经病混蛋,可是陈秋实在被他吻住时,被自己犹豫着不去推开他的举动弄的有些绝望了。


想着想着他就哭了,眼泪沾了蔡照满脸,蔡照这才终于松开了他,陈秋实憋气憋太久,只能边调整呼吸边抽抽搭搭的哭,肺里因为缺氧而一跳一跳的疼。蔡照改去亲他的脸时他也没有躲,然后又因为自己没有躲避这件事瘪嘴想哭。


为什么不躲开啊,被亲的太舒服了吗?太没出息了吧!


「你......要不要删了......到底......」陈秋实缓了缓,问蔡照。


「不要。」蔡照回绝的干脆。


「哦......哦......」陈秋实又扑棱扑棱的掉眼泪,早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


「你当我对象的话,我就删。」蔡照笑着说。


「骗人.......你刚才还说亲......亲完就删的。」陈秋实的脸上的眼泪被蔡照舔了一下,他嫌弃的想擦,于是就凑到蔡照肩膀上狠狠的蹭了一下,猫咪似的,抬起头时白净的脸都蹭红了一小块。


「这次不骗你。」蔡照说。










END.

弯曲的枝丫,映照着红艳艳的火呀

永远比你高那么一点儿,才能更好地保护你呀~


与你携手共闯至今三年~